西海都市报数字报刊平台

更新时间:2019-06-12

  入夜了,风袭来,温度下降了不少,夜空中不时地飘落几滴零星的雨点,初夏的时间过得格外慢。

  好不容易熬到天蒙蒙亮,一名双眼布满血丝的中年男子向前来接班的同事简单交待一番后,迈着沉重的脚步,从值班岗亭上走下来。

  刘延寿已经在海湖星城小区物业干了6年。他将42名保安队员,每两人分成一个班,实行三班倒,上一天休一天,保证值班岗亭和监控室内24小时都有人值守,剩下的人员再被分成几组,在小区和地下车库巡逻。刘延寿说,保安人员一天要站三班岗,保证他们有充足的精力投入工作中,让小区居民感到放心。

  看到小区陆续进出的搬家车辆,我不解地问刘班长,小区住户不固定吗?为什么大车不走地下车库,院子里小孩老人这么多,会不会增加安全隐患?

  刘班长说每年的六七月是他们工作量最大的时候,因为小区挨着湟川中学,每天都有十几户人家因为孩子入学搬进来,或者升学搬走,而5号楼和7号楼没有直通地下车库的电梯,所以只能从正门开车进来,保安就得协调因为搬家引起的各类问题。

  单元门前的垃圾箱引起了刘班长的注意,他探头往里寻找着什么。刘班长说,好多人抽完烟,不熄灭烟头,直接丢入垃圾箱,如果遇到可燃垃圾,极易发生火灾。这使我提高了警惕,巡逻经过单元门前,都会先看一眼垃圾箱里有没有燃烧的烟头。

  花草树木也是重点巡护对象,此时正值花季,月季、芍药、牡丹、槐花、丁香、海棠都争相开放。通过巡逻,我也发现一些不文明的采摘行为以及没有被牵引的宠物啃食花草的现象,同刘班长上前劝阻。

  刘班长指着绿化带上的一棵小腿粗细的桃树说,由于长期的风吹雨打,树木主干出现了损毁,我上前一看,发现了树干内侧有裂痕,对讲机报备了这一情况后,我们找来了铁丝和两根木桩,对树木加固。

  单元门和路灯也是重点排查的地点,在发现故障或损坏后,会立即登记上报,物业公司派人维修,为老人和晚归的居民提供便利。

  走出小区南门时,值岗人员在对没有携带门禁牌的人员核实楼号房号,对外来人员询问登记。

  除了固定在进出门处的值班岗亭值勤外,每隔30分钟,保安人员就会分组,对小区、地下车库、东广场两处停车场进行一次例行巡逻。

  停车场,两辆轿车在超市门前的拐角处错车,由于通道窄,谁也进不来,出不去。进出停车场的车辆被堵住了。我和刘班长商议后,我负责指挥进入车辆向后倒,让外出车辆先有空间开出去,刘班长通过对讲机让停车场暂时不要放车辆进入,5分钟后车辆得以疏通。

  地库入口处的争吵声引起了我的注意,一辆越野车,被拦在外,任凭车主怎么说,值班人员也不让他进。

  我上前给车主解释:小区物业有规定,外来车辆一律不让从南门东侧进小区,如果要进,必须从南门西侧登记后方可进入。

  车主说他是小区业主,不愿再开出去绕行,通过再三耐心的解释,终于,他把车开了出去。

  在地下车库巡逻中,我发现十几辆车依次停在消防通道,原本能并排通过两辆车的通道,仅留有一辆车通过的宽度,变得格外拥挤。

  我向刘班长了解到,由于小区住户多,车位少,好多临时车辆没地方停车,就会占用私家车位,或者干脆停在消防通道,这增加了业主之间的矛盾。

  我和刘班长通过前车窗里预留的电话,依次打给车主,让他们把车挪开,不要占用消防通道。有些车主不久后就下楼把车开走了。

  “有些人不理解我们的工作,我们都习惯了,大多数居民还是很支持我们的工作。”刘班长说。

  “再工作一会儿,咱们去吃饭。”正当刘班长和我说话时,一名拎着大包小包气喘吁吁的女士往大门走去。

  我帮她打开了小区大门,刘班长快速推来了推车,帮她把东西放入了推车,登记完业主信息后,我推着车帮她把东西送到了单元电梯口,她表达了谢意。

  归还了推车后,我和刘班长来到物业食堂,大师傅做的是拉面,巡逻早已让我饥肠辘辘,拉面的香味扑鼻而来,我狼吞虎咽地扒拉着,顾不上品尝其中的滋味。

  22时,我和刘班长来到10号楼,这栋楼只有一个单元,我们坐电梯到顶楼32层,一层层往下巡查。

  从每一层的水、电井房、楼梯感应灯、消防设施,再到房屋装修单的日期签字、电梯的广告清理和楼梯间的杂物堆放。其间,我们看到20层东侧的门上插了一串钥匙,通过敲门核实后,我们把这串钥匙还给了大意的业主。

  八楼的应急指示灯牌掉落在地上,我把灯牌扶正用电线缠住固定,刘班长在维修本上记下了信息。

  三楼的楼梯扶手上有一大块纸盒使我有些好奇,我问刘班长,这也是小区居民堆放的吗?刘班长说,这是雨雪天用来铺在电梯上的,为了保洁人员方便打扫,放一楼怕被人捡走。

  “有业主弹琴时间太长,影响邻居休息,请前往查看。”腿肚子正在颤抖的我,听到了刘班长对讲机里传来迫切的声音。随即刘班长安排正在巡楼的保安前往协调解决。

  天空刚泛起鱼肚白,保安宿舍的床上,手机和对讲机散落在枕边,刘班长坐在床边,双手捧着刚刚泡好的方便面,吹了口气,几乎是两三口,方便面就见了底,刘班长一脸满足。

  距上一班巡逻只过去了三个小时,刘班长一边换下工作服,一边把床铺好,将对讲机放在了书桌上,拉开桌下的抽屉把手电筒放了进去。


六合开奖| 香港正版挂牌| 2018开码结果开奖记录| 大姐心水论坛022221| 开奖现场| 马报正版资料| www.345077.com| 香港同步开奖现场报码-香港马会| 正版挂牌之全篇| www.867000.com| 港京图库开奖结果| 4749香港铁算盘论坛|